有业内人士对本报称

2020-01-26 17:57

嘉实资本称,基于上述原因,本项目将提前终止,嘉实资本将在第一时间启动清算退款程序,全额退还客户的认购资金并加计银行同期活期存款利息。

出于这种原因,美国多家对冲基金也在此次打新中获配很少或颗粒无收。有个别对冲基金下单2亿美元,最后获配仅100万元,中签率仅0.5%。

诺亚财富和利得基金的相关负责人均向《第一财经日报》称,此前嘉实资本的合同里也没有保证打新一定成功,接下来也会退款给投资人。投资人不会有本金损失,认购费也会全部退还,但损失的可能是一些资金占用成本。

当然,facebook上市时的教训也让阿里巴巴需要对资金来源做出选择:配售给那些长期资金,特别是资金组合里有退休基金的公募型基金,排除掉那些赚快钱的基金,无疑可以防止上市后股价的大幅波动。2012年5月17日,facebook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首日仅小幅上涨0.6%,次日即大跌。此后两周内更是连续遭遇海量抛售,上市后14个交易日股价跌幅达30.76%。

早在阿里巴巴路演时,市场就认为阿里巴巴设定的初始价格区间低到令人大跌眼镜,甚至是“全球最便宜的超高市值股票之一”。阿里巴巴最初询价时的定价区间为60美元到66美元,后升至66美元至68美元,最终发行价确定为68美元,但这一价格还是被市场认为是“白菜价”。因为发行价低,各家机构都捡钱一样地抢购。

其后,嘉实也向投资人发出公告称,阿里巴巴本次公开募股中各方投资者认购规模过大,共有约14倍的超额认购资金。按国际惯例,ipo配售并非按参与资金做等比例配股。据悉,本次阿里ipo中共有约2000家机构参与,其中约150家机构配售了90%的股份,有约1000家机构未获得任何配股。

纽交所前中国区首席代表杨戈掌管的琨玉资本在此次打新中获得了阿里7万股配售,合476万美元,获配比例17%。杨戈在发给其投资人的公告中称,早在几天前就听说阿里巴巴决定此次发行只配售long-onlyfund(多头策略基金,通常是长期投资,不做卖空),而不配售给对冲基金,这是因为对冲基金在股价上涨到一定程度时通常会卖,造成新股卖出压力很大。

9月20日上午,诺亚财富向投资人发送的信息在市场上流传,该信息显示,投资人通过诺亚财富所认购的嘉实资本阿里新股投资1、2、3、9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未获得阿里巴巴ipo新股份额。

有业内人士对本报称,此前外界对嘉实获配阿里新股的期待甚高,原因是嘉实基金的股东之一是德意志银行,而德意志银行又是阿里巴巴ipo庞大承销团中的一员。但这一层关系也并没有让嘉实资本成功获配。

据《第一财经日报》了解,上述提前终止的产品是嘉实资本在今年7月推出的一款名为“嘉实资本-阿里新股投资qdii”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委托人认购嘉实资本的一对多专户,通过嘉实基金(博客,微博)qdii,最终投资于阿里新股申购。这款产品从7月份接受预约,于9月10日结束发售。由于在发售时不设上限,投资者认购踊跃,最终认购总规模超过20亿元,包括诺亚财富、利得基金在内的第三方都向其高净值客户募集了数亿资金投向了嘉实资本的这一产品。